Be strong!

日常吐槽观影札记摄影制图……一方自留地。
有遇到感兴趣的吐槽/感受欢迎讨论XD

Slash腐向同人相关请前往子博客@Danxi

【灵魂摆渡2】【吏娅】不知青鸟落

短篇贺文,然而OOC,我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
初次BG同人尝试,送给基友儿,祝更好=3=

***


今天一大早小亚就醒了。
能让她牺牲睡美容觉时间的必然不是小事。但要说是大事呢,也算不上。毕竟昆仑安稳,冬青也未觉醒。
起因其实是昨晚她一时心血来潮在赵吏洗澡的时候偷袭他,却反被他教训。
赵吏这个家伙教训她的次数是她不想承认的多。她有时候不服,赵吏这家伙满嘴跑火车,也只有冬青那个傻子会信。不过其他时候,小亚是默认听赵吏安排的。毕竟她的任务是守,她不需要、也不能过多地干涉人事与鬼事,所以她更多地是配合。
但还有些时候。还有些时候小亚不能理解赵吏,不能理解冬青,甚至不能理解她自己。
她自有自己的行事准则。刚从昆仑回到人间、回到冬青身边,她的准则只是简单地复制王母给她的命令::“守冬青”。然而随着她和他们送走一个又一个的灵魂,随着她看过人世百态,随着战斗时背后越来越熟悉的温度,她的准则渐渐多起来。“有事找赵吏”,“没事也找赵吏”,“冬青犯傻了得卖个萌哄一下”,“哄不住冬青了赶紧找赵吏”等等等等。然而有些从玄女的角度来看毫无意义的想法进入她的脑海妄图成为准则时,她明知可笑,却无力抵抗。
比如昨晚。当赵吏抱住她教训她,她压根没听这家伙在说什么。
小亚只是忽然发现她的五感忽然清晰起来。她看见水珠顺着赵吏的喉结滚落而下,她听见赵吏声音下暗藏的沙哑,她嗅到赵吏骨里的冷香因澡后的水汽氤氲出暧昧的暖意,她尝到喉间忽然变得干渴但又泛起一丝微甜,她感到赵吏拥着她的臂膀和抵着她的大腿散发着蒸蒸热意。
猝不及防地,她想,“再近些”。
无视快速鼓动的心脏发出的不寻常的警告,她只想离赵吏再近些。
再近些。
近到……
然而还没等小亚想清楚到底要多近,赵吏就抽身离开了。
徒留小她拥着一团空荡荡的水汽和无法理解的失落愣愣坐在洗漱台上。

所以她现在坐在床上越想越不爽。
虽然她不能理解自己这莫名的想法从哪冒出来的、代表了什么,但它一不违反昆仑的任务,二于自己无害,那她干嘛要委屈自己?不开心就去做想做的事嘛!
于是她顶着眼罩冲到房门口,想想又折回卫生间折腾了一番收拾出了九天玄女的飘然若仙,再次冲出房门。
“赵吏!”房间没人。
“赵吏!!”卫生间没人。
“赵吏!!!”厨房……
“喊你大爷的!没见我忙呢?!”
小亚底气十足的第四声“赵吏”就这么被厨房里围着围裙正在煎蛋的赵吏的骂声给掐没了。
没等小亚回忆起自己此行的目的,她的注意力就被香气四溢的煎蛋和烤吐司吸引走了。她蹦蹦跳跳地蹭到吏大厨身边,伸出手想越过他的胳膊去偷放在锅边盘里等待盖煎蛋的烤吐司。赵吏毫不客气地用胯挤开了她,满脸嫌弃:“哪凉快哪呆着去,别在这给我添乱!”
被挤到灶台转角处的小亚眼见即将到手的吐司就这么与她相隔千里,那满心的失落!但在谴责赵吏的不照顾同事不照顾伙伴的怒斥出口前,小亚转眼一想,又放下了已经掐在腰间手转而小动物似的搭在吏大厨肩上,一边踮起脚尖越过赵吏宽阔的肩可怜兮兮地望着锅里已至金黄的煎蛋:“吏吏,人家好饿……”
于是等冬青下楼吃饭的时候,小亚已经吃完盘子里第二个煎蛋吐司,向最后一个煎蛋吐司进军了。

所以直到冬青吃完早饭收拾好东西出门去学校了,吃饱喝足抓着一包薯片窝在沙发上等《来自星星的你》重播的小亚才想起来她一大早放弃美容觉冲下楼来的目的,而此时赵吏正坐在沙发左边翘着脚玩他的爱疯十了。
想起来自己本来目的小亚并未犹豫,立刻行动起来。她随手放下手里的零食,也不穿鞋,光脚下地几步就走到几乎躺在沙发上的赵吏身前。不等赵吏反应,小亚“啪”地将手撑在赵吏脑袋两边,右腿也跪在沙发上,整个人俯在他上方。赵吏下意识想要作出防守,他脑子里也立刻开始分析情况,然而还未等他得出结果作出反应,柔软的躯体便落入他的怀中——小亚抱住了他。
赵吏的手僵住半空中。饶是在一路走过漫长时光的灵魂摆渡人也是第一次和玄女这样亲近。若此刻他怀里是个人类,情形就好解释得多。
然而小亚不是人类,九天玄女,乃天地之精神阴阳之灵气,纯粹到没有累赘的情感。可真的是这样吗?小亚是那样冰冷的玄女吗?赵吏没有答案。又或许他有,但他不愿意承认他有。
不过小亚并不知道赵吏隐约知晓些什么但又不愿点破的烦乱内心。她只觉得做了想做的事,很开心,但又还不够开心。
是还不够近吗?她收紧了手臂。
可是已经这么近了,还能多近呢?她略微有些困惑,但想想这一抱多少还是践行了她想离赵吏更近的新准则,所以还是开心更多一些。想到这,她不由蹭了蹭赵吏的肩窝,心里满是满足和欢喜。
在小亚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因这一蹭,赵吏原本紧绷着的身体忽然就放松了下来。他在心里原因未知地叹了口气,那悬在半空许久的手终于落在了小亚头顶,轻缓到几乎不被人察觉地拂过。
他在小亚的发顶落下一个吻。像是一个封印,又像是一个期许。
然后他一巴掌拍在扭来扭去的玄女腰上,在她耳边大吼:“电视剧开!始!了!”
小亚果真一个鲤鱼打挺从他身上翻起来,大叫道:“我的欧巴!!”,整个人扭在沙发上,姿势惨不忍睹。
赵吏从沙发上站起来,又弯下腰去把四处摸遥控器的玄女抱起来在沙发上摆好,将落在茶几下的遥控器和薯片送进她手里,然后握住她白皙玲珑的脚腕为她穿好粉色的毛绒拖鞋。
最后赵吏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然后一个爆栗敲在小亚额头:“我去趟底下,自个玩着。”
毫无防备的小亚因此一下子向后倒去,随后伴着赵吏出门声的是小亚气愤的大喊:“赵吏!你混蛋!诅咒你被扣工资!!!”
赵吏轻轻一甩门把玄女的话全关在身后,然而还是忍不住半是逗乐半是感慨地叹了一句:
“傻丫头。”

【END】

评论 ( 24 )
热度 ( 64 )
  1. Don't be sillyDon't be silly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十日十月
  2. 重泉Don't be silly 转载了此文字
    吏娅甜甜甜多么难得

© Don't be silly | Powered by LOFTER